博雅资讯网:为您提供每日新闻资讯,时事新闻头条热搜榜。

杨三俊 山西临汾煤老板过亿元在京购房109套 遭开发商举报用两身份证购买

国际新闻 小李

根据两起合同纠纷的几份法律文件,7年前,山西一名年轻男子用自己的两张身份证在东城区和平巷购买了金红阁小区B座109套房屋,花费近1.3亿元。 109套房子的投资人是他的父亲杨三军,他曾经是山西省洪洞县

根据两起合同纠纷的几份法律文件,7年前,山西一名年轻男子用自己的两张身份证在东城区和平巷购买了金红阁小区B座109套房屋,花费近1.3亿元。

109套房子的投资人是他的父亲杨三军,他曾经是山西省洪洞县的煤矿老板。据开发商说,他不想以儿子的名义支付房子的费用,从而引人注目。如今,这109套房子已经升值了4倍。

案内近1.3亿人几年前购买了109套

一起商品房预售合同纠纷由北京市朝阳区法院移送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二审。

杨文婷购买的位于金红阁小区B座的109套房,已改造为三喜商务酒店。

原告杨文婷称,2006年至2007年与北京郑锦房地产有限公司签订购房合同,多年来一直在收楼。但截至目前,郑锦房地产有限公司拒绝与其签订正式的商品房买卖合同,也未协助办理产权证。他为此提起诉讼,要求确认销售关系的有效性。

经审理,朝阳区法院判决杨文婷一审胜诉,郑锦房地产公司不服判决,提起上诉。

涉案房产为金红阁小区B座一、二层11栋商品房。然而,案件材料显示,杨文婷在金红阁B座购买了109套房产,相当于一半以上的建筑。郑锦房地产公司称,杨文婷买房时,支付的总金额为128,676,267元。

开发商“曝光”买方有两张身份证

庭审中,郑锦房地产公司向法官“披露”杨文婷曾以不同身份证起诉同一标的房产,其身份存疑。

市内车站街已经改名为古阳路,没有人能把原来的门牌号说清楚。

经调查,记者发现,在11栋商业楼周围,杨文婷与郑锦房地产公司打了几年官司,官司在朝阳区法院与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之间来回折腾了好几次。

在两个法院制定的至少五份法律文件中,杨文婷分别出生于1986年和1989年,具体月份和日期不同。

如果后一个身份是真的,2006年杨文婷用近1.3亿元买房子的时候才17岁。

在买房的过程中,买房人的父亲其实是做了决定,贡献了钱

围绕这109套房子,开发商郑锦房地产有限公司和代理卖方北京百富兴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几年前也有过诉讼。

为了证明109房产是自己的销售业绩,他们应该拿到销售提成。为了证明房子是独立出售的,与代理商无关,开发商向法官提交了大量证据。通过了解案情,记者梳理出了109个楼盘的销售过程。

杨文婷,男,山西省临汾市洪洞县人。他的父亲杨三军是109处房产的真正投资者和决策者。

诉讼中,郑锦房地产公司代理人张雨薇表示,“山西大客户”根本没去过售楼处,而是直接去找了郑锦房地产公司董事长。主席非常重视这件事,请他直接处理。

“2006年元旦刚过,我们就开始交谈。在妇女街有一家尚道咖啡店,在那里进行谈判。”他说。

当时,代表杨三军谈判买房的是一个叫李梓豪的人。仲裁期间,李梓豪表示:“我们在北京成立了一家公司,寻找可以经营的房地产。我是公司副总裁,也是专业投资人。”

张雨薇说,他在2006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一直在跟踪这件事。当年1月底,杨三军亲自来京与张雨薇会谈。他说他买房子不是为了生活,而是想把房子改造成酒店生意。于是,张雨薇介绍了一个做酒店管理的朋友来帮忙。3月初,杨三军决定在洪金阁买房。

张雨薇说,杨三军等人非常关心进度,甚至在售楼处设立了办事处。起初,杨三军没有考虑是买b座的整栋楼还是半栋楼,当时他让百富兴公司的人把A座的房子打开,等他想好了再卖给外界。后来等到了六月,等不下去了,就开了B座。

房主调查。房款的出资人曾经是山西煤矿的老板

杨文婷的父亲杨三军出生于洪洞县汕头乡曹家沟村,曾担任曹家沟村党支部书记多年。

房屋买卖合同中,住在曹家沟村的“借”的有六人,包括、杨。

山西是煤炭大省,洪洞县煤炭资源丰富。杨三军在曹家沟村采矿,赚了很多钱。

成为富翁后,杨三军多次受到当地政府的表彰,当选为洪洞县第十三届NPC代表。2003年,以杨三军为矿主的曹家沟五矿被山西省劳动竞赛委员会评选为先进集体。

报道6人死亡,矿难事件一度被逮捕

但正是这个“先进的矿井”让杨三军步履蹒跚。2008年9月23日,曹家沟五矿6名矿工因井下炸药燃烧窒息死亡。晚上没人的时候,矿工们偷偷转移了尸体。

一个月后,有人连续两次向洪洞县政府部门报告事故,但当地政府表示已经组织调查,但没有发现任何结果。

2009年7月,网上披露曹家沟村曹五矿发生矿难,矿主没有报案,调查人员被三辆车拦下殴打,教唆者是矿主和矿主的儿子。

2009年8月,也就是网上曝光一个月后,新华社发来电报称,当地警方已确认群众举报矿难事实并予以隐瞒,控制了矿主杨三军、采掘组长、采掘组长等11名重点嫌疑人,查封了“曹5矿”账户。

据新华社报道,该事件被警方作为刑事案件进行调查。然而,此后,杨三军等人是否被追究刑事责任并被判处刑罚,国内媒体一直没有跟进。

日前,记者就此事询问了洪洞县煤炭局和洪洞县法院,但双方政府部门均未回应。

炒房者去贵州做开发商

2009年9月,矿难调查后不久,杨文婷注册成立贵州黔西南州保泰房地产开发公司,资本5000万元,为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

2011年10月23日,杨三军作为会长,与黔西南、兴义市的多位领导一起出席了“宝泰幸福园”运营中心的揭牌仪式。

据媒体报道,“宝泰幸福花园”位于兴义市栖霞大道东侧,共有20栋建筑,建筑面积67万平方米。宝泰地产计划用4年时间投资10多亿元,将“宝泰幸福花园”打造成为兴义市集商业、酒店、娱乐、居住于一体的高档住宅小区。

户籍之谜,洪洞县有百万人口,还有两个“杨三军”

记者了解到,洪洞县近百万人口的户籍中有两个叫“杨三军”的男子。

两个杨三军,其中一个注册在XX曹家沟村。记者从洪洞县租了一辆车,走访了60多公里外的曹家沟村。记者沿途看到的村舍极其破旧,许多村舍甚至没有窗户或门框。曹家沟村明显比其他村富裕,家家户户都是装修精美的独门独户。

司机告诉记者,这是因为村里有煤矿。当地村民证实,杨三军和杨文婷都是曹家沟村人,父亲杨三军投资成立了曹家沟五矿和三兴煤焦公司,主要业务是洗煤。地址是记者之前了解到的户籍地址。

另一个杨三军,户籍在洪洞县XX站街。奇怪的是,根据北京法院的判决,杨文婷的身份证地址和杨三军的完全一样。

记者进一步了解到,洪洞县只有一位名叫“杨文婷”的男性。一个人不能有两个同名的父亲。记者通过网上地图确认了洪洞县车站街的大致位置,但实地走访发现,这条街已更名为“古阳路”。

街道两边差不多有两三层,一楼用来开店。店主从南到北说话,很多人说没听说过城里的车站街这个名字。

街号派出所的警察想不出来

记者致电洪洞县公安局值班人员查询。值班人员让记者联系负责火车站片区的大化树镇派出所。大花树镇派出所民警向记者确认,市内站街为南北向道路,全长约500米,位于洪洞火车站以南、金福源饭店以北。现在它已经成为古阳路的一段。

但是这条街,沿街的建筑,包括居民楼,都没有门牌号。记者以寻找亲属为名,询问了杨三军户籍地址所在的大化树镇派出所民警,民警让记者联系位于洪洞火车站西侧的车站派出所。

在车站派出所,值班人员告诉记者:“你真的把我难住了。那条路四年前改名为古阳路,所有的门牌号都变了。我想不出你提到的地址在哪里!”

居民证实,这两个“杨三军”是一个人

记者回到“城中站街”一路询问。当地居民曾表示,因为洪洞县不大,大家找人的方式都是“让对方先去地标性建筑,然后打电话告诉怎么去”,所以门牌号用处不大。甚至在原来的门牌号更改之前,大家都不记得自己的门牌号。

在记者的询问下,几名当地居民记起了自己的门牌号。但是对于门牌号怎么排,哪边是偶数,哪边是单数,却有不同的看法。最后,一位开食品店的老人告诉记者,他认识杨三军。他告诉记者,他过去住在这条街上。

店主说他是洪洞县人。他曾经开了一家理发店,但后来因为对染发剂过敏而改变了职业。“他家离我不远。他经常来找我理发。每次我走过去。”

他还告诉记者,杨三军曾经在曹家沟村开了一个煤矿。然而,由于近年来国家对煤矿的管理更加严格,私人煤矿相继关闭,杨三军的煤矿也被公众收购。“我现在很少见到他。我听说他去做其他生意了。他的家人也和他一起去了。”老人说。

杨律师对两张身份证没有否认

记者联系到了的代理律师张。他没有否认杨文婷有两个身份证号码,但拒绝透露任何具体信息。他一直坚持身份证与案件无关,多次回避这个话题。

他还坚持拒绝提供杨文婷的电话号码,称他是杨文婷的律师,可以直接回答记者的问题。

“这是开发商的绝招。”张称与开发商发生纠纷是因为购买的房屋开发商未过户。不过户的原因是开发商私自将卖给杨文婷的房子抵押给了银行。

“我们和开发商之间的诉讼与身份证无关。”他说。

上午,记者找到了杨文婷为法定代表人的贵州省黔西南州宝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销售热线。但是记者打过去,对方说号码错了。随后,记者致电当地查号台114,但查号台提供的电话均无人接听。

随后,记者拨通了杨三军的手机号码,一名自称是杨三军妻子的女子接听了电话。

她否认杨文婷有两个身份证号码,杨三军有两个户口。然而,当记者表示希望直接与杨三军和杨文婷核实情况时,她说,“我不知道他们在哪里,也不知道他们的电话号码。”。

一人多重身份容易逃避法律责任

北京市大兴区法院法官赵玉东表示,如果一个人有多个户籍或身份证,那么“好处”在于他可以轻松逃避法律责任。

按照国家规定,每个人只有一个户籍和一张身份证。对应房产、汽车、存款、股票等个人财产信息。,也对应着基于特定户籍或身份证的各种民事诉讼。

有关部门调查时,通常以户籍或身份证号码为线索进行查询。如果一个人有多个户籍或身份证,而相关部门不知道存在多个户籍或身份证,只调查其中一个,当事人很容易逃脱制裁或转移财产。

对具有法律风险的财产所有权的质疑

赵玉东说,伪造、变造居民身份证构成犯罪,情节轻微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情节严重的,处七年有期徒刑。使用假身份证也构成伪造、变造居民身份证罪。

一人有多个户籍的,当事人利用多个户籍实施违法行为或者逃避法律责任的,应当根据具体情况承担行政责任或者刑事责任。

他说,多个户籍或身份证也给当事人本身带来法律风险。

“比如109套房,买卖合同上写的身份证号码和公证材料上的身份证号码不一样。如何确定这两个杨文婷是同一个人?当事人自己不能证明的,财产所有权有疑问。一旦房主的身份被否认,影响是巨大的。”赵玉东说。

版权声明

感谢原创作者,本文重在分享, 版权归原作者。